随着温饱型消费向小康型消费的结构性转型,以新型消费为引领的新一轮消费升级正在到来。因此,顺应消费发展规律和趋势,找准消费增长的重点领域,培育消费新业态新模式,构建与新一轮消费升级相匹配的新型消费体系已经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传统消费体系下,受消费结构、消费能力、消费体系以及时尚消费人群的规模、时尚消费品的来源及渠道等多重条件约束,引领消费升级变革的主导力量基本上是各种进口的外国品牌,从早期的服装、家电、皮具、食品到现在的手机、汽车、珠宝等,国产品牌与外国品牌从产品形象到品牌定价都不在一个能级上,民族消费品牌自信处于虚弱的状态。改变这种消费旧体系、旧格局的关键,就是要围绕以国潮消费为核心的新型消费体系进行破局。强大的国内市场必须通过强大的国潮消费来带动和支撑,从而推动我国消费格局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全面升级

国潮消费就是以中国企业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以及具有中国文化符号的本土商品品牌为基础的消费体系。这是一个复杂且庞大的转型升级工程体系,涉及原创技术、原创设计、自主品牌、自主渠道、自主定价以及生产端到消费端的各个环节,其中,在消费组织和实现过程中的民族文化自信的崛起是关键中的关键。

在新一轮消费升级大潮中,如何全面构建以“国潮消费”为核心的新型消费体系,是消费升级的基本战略。其他各种业态的新型消费,如时尚消费、电商消费、定制消费等都宜以国潮消费为核心,并形成各种消费链条和消费业态的协同联动,进而形成更多的消费新增长点,增强消费力。为此,可实施六大工程。

一是尚品工程。发挥“中国制造”的优势,从产品研发、设计到品牌打造、市场推广,遵循消费规律,顺应国际时尚趋势,借力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以及社交、直播等新渠道,融入更多中国文化元素,形成适应不同年龄层以及消费群体的时尚新品,引领消费潮流,增强对国外同类产品的消费吸引力和竞争力。

二是提质工程。用现代语言和时尚风格,运用各种新技术、新理念、新场景等,改造提升传统的消费渠道、消费场景、消费方式,不仅引导国民消费的升级迭代,而且还要吸引各国消费者的喜爱和到中国消费。尤其是对中国的各种优质特色产品、传统消费方式、各种老字号等,使之国潮化、现代化、时尚化。

三是培优工程。大力培育各种新型消费业态、消费模式、消费品牌、消费体系。全国各地各城市,都要极力强化本地特色消费体系的培育打造,既要培育优质的具有发展前景的消费品,更要培育各种优异的消费场景、消费方式,并通过各种方式加以包装、宣传、推广,提升消费能级,逐步完善本地特色消费体系。

四是强能工程。利用资本、技术等手段,通过整合资源,围绕国内消费市场的整体能级提升,鼓励打造若干个能在全球布局的龙头企业,让更多中国版的“沃尔玛”“麦当劳”以及名牌企业,向全球消费者提供直接服务,使中国的国潮消费“走出去”,使民族消费自信影响全球消费者。

五是强链工程。与国潮消费相适应,必须重构产业链、供应链与消费链体系,增强它们的协同能力,补上消费链各个环节的短板和弱项,如品牌打造、标准体系、连锁布局、品质服务、消费定价等。手机支付、在线下单、电商直播、定制设计等新型消费对传统产业链、供应链具有颠覆性变革,因此,亟须进一步优化完善相关的链条体系。

六是融合工程。消费与文化的融合是重要的第一步,同时,与科技、生产、农业、旅游、医疗、运动等各领域的融合,也是国潮消费的重要路径。此外,从消费渠道和方式上,国潮消费与线上线下融合、内贸外贸融合的同步推进,也是创新升级的重要方向。

(作者系广东财经大学商贸流通研究院教授、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广东省全链产业研究院院长)


点赞(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我要投稿

立即
投稿

我要分享

我要评论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